幸运飞艇微信福利群

熱門搜索: 中考 高考 考試 開卷17
服務電話 024-96192/23945006
 

長安十二時辰 上下 全兩冊/馬伯庸

編號:
wx1201429493
銷售價:
¥62.09
(市場價: ¥79.60)
贈送積分:
62
數量:
   
商品介紹
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下)/馬伯庸》
1.文字鬼才馬伯庸 *新長篇
2.突破真實與虛構界限 打造令人窒息的歷史懸疑巨制
3.同名電視劇已經啟動,正在籌拍中
4.2017全國高校巡講地面巡簽 即將啟動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上)/馬伯庸》
1.文字鬼才馬伯庸 *新長篇
2.突破真實與虛構界限 打造令人窒息的歷史懸疑巨制
3.同名電視劇已經啟動,正在籌拍中
4.2017全國高校巡講地面巡簽 即將啟動
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下)/馬伯庸》
唐天寶三年,元月十四日,長安。 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,上元節輝煌燈火亮起之時,等待他們的,將是場吞噬一切的劫難。 突厥、狼衛、綁架、暗殺、烈焰、焚城,毀滅長安城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。而拯救長安的全部希望,只有一個即將被斬首的獨眼死囚和短短的十二個時辰……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上)/馬伯庸》
唐天寶三年,元月十四日,長安。 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,上元節輝煌燈火亮起之時,等待他們的,將是場吞噬一切的劫難。 突厥、狼衛、綁架、暗殺、烈焰、焚城,毀滅長安城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。而拯救長安的全部希望,只有一個即將被斬首的獨眼死囚和短短的十二個時辰……
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下)/馬伯庸》
馬伯庸:作家。人民文學獎、朱自清散文獎得主,有“文字鬼才”之譽。 被評為沿襲“‘五四’以來歷史文學創作的譜系”,“文字風格充滿奇趣”。 代表作《古董局中局》入選第四屆“中國圖書勢力榜”文學類年度十大好書。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上)/馬伯庸》
幸运飞艇微信福利群馬伯庸:作家。人民文學獎、朱自清散文獎得主,有“文字鬼才”之譽。 被評為沿襲“‘五四’以來歷史文學創作的譜系”,“文字風格充滿奇趣”。 代表作《古董局中局》入選第四屆“中國圖書勢力榜”文學類年度十大好書。
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上)/馬伯庸》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下)/馬伯庸》
【注】本套裝以商品標題及實物為準,因倉位不同可能會拆單發貨,如有需要購買前可聯系客服確認后再下單,謝謝!
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下)/馬伯庸》
    張小敬倒地的一瞬間,蕭規發出了一聲怒吼:“魚腸!你在干嗎?!”
    在靈官閣外,一個黑影緩緩站定,右手拿著一把窄刃的魚腸短劍,左手垂下。張小敬這才知道,蕭規踹開自己,是為了避開那必殺的一劍。他現在心神恍惚,敏銳感下降,若不是蕭規出手,恐怕就莫名其妙死在魚腸劍下了。
    “我說過了,我要親自取走張小敬的命。”魚腸啞著聲音,陰森森地說。
    蕭規擋到張小敬面前,防止他再度出手:“現在張小敬已經是自己人了,你不必再與他為敵。”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假意投降?”
    “這件事我會判斷!”蕭規怒道,“就算是假意投降,現在周圍全是我們的人,又怕什么?”
    這個解釋,并未讓魚腸有所收斂:“他羞辱了我,折斷了我的左臂,一定要死。”蕭規只得再次強調,語言嚴厲:“我再說一次,他現在是自己人,之前的恩怨,一筆勾銷!”
    魚腸搖搖頭:“這和他在哪邊沒關系,我只要他死。”
    靈官閣外,氣氛一下子變得十分詭異。張小敬剛剛轉換陣營,就要面臨一次內訌。
    “這是我要你做的第九件事!不許碰他!”蕭規幾乎是吼出來的,他一撩袍角,拿起一串紅繩,那紅繩上有兩枚銅錢。他取下一枚,丟了過去。魚腸在半空中把錢接到,聲音頗為吃驚:“你為了一個敵人,居然動用這個?”
    “你聽清了沒?不許碰他。”蕭規道。
    “好,不過記住,這個約束,在你用完*后一枚銅錢后就無效了。”魚腸強調道,“等到我替你做完*后一件事,就是他的死期。”
    張小敬上前一步:“魚腸,我給你一個承諾,等到此間事了,你我公平決斗一次,生死勿論。”魚腸盯著張小敬的眼睛:“我怎么知道你會信守承諾?”
    “你只能選擇相信。”
    魚腸沉默了片刻,他大概也覺得在這里動手的機會不大,終于一點頭:“好。”
    魚腸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中,然后留下了一句從不知何處飄過來的話:
    “若你食言,我便去殺聞染。”
    蕭規眉頭一皺,轉頭對張小敬滿是歉疚:“大頭,魚腸這個渾蛋和別人不一樣,聽調不聽宣。等大事做完,我會處理這件事,絕不讓你為難。”
    張小敬不動聲色道:“我可以照顧自己,聞無忌的女兒可不會。”蕭規恨恨道:“他敢動聞染,我就親自料理了他!”
    他們從靈官閣拾級而上,一路上蕭規簡短地介紹了魚腸的來歷。
    魚腸自幼在靈武附近的守捉城長大,沒人知道他什么來歷什么出身,只知道誰得罪了魚腸,次日就會曝尸荒野,咽喉一條極窄的傷口。當地守捉郎本來想將魚腸收為己用,很快發現這家伙太難控制,打算反手除掉。不料魚腸先行反擊,連續刺殺數名守捉郎高官,連首領都險遭不測。守捉郎高層震怒,撒開大網圍捕。魚腸被圍攻至瀕死,幸虧被蕭規所救,這才撿了一條命。
    張小敬心想,難怪魚腸冒充起守捉郎的火師那么熟練,原來兩者早有淵源。如果守捉郎知道,他們險些捉到的刺客,竟然是魚腸,只怕事情就沒那么簡單了。
    蕭規繼續講。魚腸得救以后,并沒有對他感激涕零,而是送了十枚銅錢,用繩子串起來給他,說他會為蚍蜉做十件事,然后便兩不相欠。所以蕭規說他聽調不聽宣,不易掌控。
    現在蕭規已經用掉了九枚,只剩下*后一枚銅錢。
    “真是抱歉,害你白白浪費了一枚。”
    蕭規道:“沒關系,這怎么能算浪費。再說,我也只剩一件事,需要拜托魚腸去做。結束之后,也就用不著他了……”他磨了磨牙齒,露出一個殘忍的笑意,旋即又換上一副關切表情:
    “大頭,接下來的路,可得小心點。”
    張小敬一看,原來靈官閣之上,是玄觀頂閣。頂閣之上,他們便正式進入燈樓主體的底部。眼前的場景,讓張小敬和李泌不由得屏住了呼吸。
    在他的頭頂,是一個如蜘蛛巢穴般復雜的恢宏穹頂。整個太上玄元燈樓,是以縱橫交錯的粗竹木梁為骨架,外蒙錦緞彩綢與竹紙。它的內部空間大得驚人,有厚松木板搭在梁架之間,彼此相搭,鱗次櫛比,形成一條條不甚牢靠的懸橋,螺旋向上伸展。附近還垂落著許多繩索、樞機和輪盤,用處不明,大概只有毛順或晁分這樣的大師,才能看出其中奧妙。
    他們踏著一節一節的懸橋,一路盤旋向上,一直攀到七十多尺的高度。忽然一陣夜風吹過燈樓骨架,張小敬能感覺到整個燈樓都在微微搖動,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。
《長安十二時辰(上)/馬伯庸》
    腳步聲響,張小敬大剌剌地邁入殿中,全無突遭解職的驚懼。他先沖檀棋眨了眨眼睛,然后把好奇的目光投向那位須發皆白的老者。
    這個人在本朝實在太有名了,詩書雙絕,名顯開元、天寶二十多年。就在十天之前,賀知章宣布告老還鄉,天子特意在城東供帳青門,百官相送,算得上長安一件頗轟動的文化大事。可張小敬萬萬沒想到,這位名士居然又潛回京城,搖身一變,成了一個和文學毫無瓜葛的靖安令。
    他今年已經八十多歲,致仕時已是三品銀青光祿大夫兼正授秘書監——這是為什么別人敬稱其為賀監——來做靖安令這么一個所由官,實在是高配。很顯然,做出這個安排的人,不指望賀知章能有如何作為,只是希望憑他的資歷和聲望坐鎮正印,方便副手李泌在下面做事。
    張小敬忽然笑了,賀知章的出現,解答了他一直以來的疑問。
    長安城的城防職責,分散于金吾衛、京兆府、御史臺、監門衛等官署,疊床架屋,矛盾重重。這個靖安司憑空出現,凌駕諸署之上,若非有力之人在背后支撐,絕不可能成事。
    賀知章的身份,除了銀青光祿大夫兼正授秘書監之外,還有一個太子賓客的頭銜。而李泌則是以待詔翰林供奉東宮。這靖安司背后是誰,可謂一目了然。
    雖則如今太子不居東宮,可從這些幕僚職銜的安排,仍可略窺彀中玄妙一二。
    賀知章注意到了張小敬的無禮視線,但他并未開口責難,只是垂著眉毛閉目養神。
    李泌走上前來,要他匯報情況。張小敬摸摸下巴,把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。李泌臉色一變:“這么說,突厥人已經拿到了坊圖?”
    這可是他們僅有的一條線索,若是斷掉,靖安司除了闔城大索沒別的選擇了。
    張小敬道:“還不確定,我已安排姚汝能封鎖祆祠周圍,正在逐一排查附近住戶……”話未說完,賀知章“唰”地睜開眼睛,語氣嚴厲:“好大的膽子!你可知道擅封祆祠,會引起多大的騷亂?”
    “不知道,也不關心。我的任務只是抓住突厥狼衛。”張小敬回得不卑不亢。
    “那你抓住了嗎?”
    “如果你們總是召我回來問些無聊問題,那我抓不住。”
    李泌微微有些快意,張小敬這家伙,說起話來總帶著點嘲諷的味道,現在輪到賀老來頭疼了。
    賀知章眉頭一皺,這個死囚實在是太過無禮了。他舉起大印,想叫人把張小敬抓起來,先杖二十再說,這時通傳第三次跑進殿內。
    “報,祆教大薩寶求見。”
    殿內稍熟長安官場的人,心里都是一突。長安城的胡人多信祆教,一旦起了爭議,光是信眾騷動就能掀起大風波,所以官府與祅教的交往向來謹慎。大薩寶統管京畿諸多祆祠,影響極大,他忽然至此,肯定是來興師問罪的。
    賀知章一陣冷笑。這個無知囚徒,非但搞砸了**的一條線索,還惹出了這等風浪。他看了一眼李泌:“長源,你今天已經是第二次犯錯了。”
    賀知章輕輕點了一句,然后轉過臉去:“綁起來!帶走!”
    李泌尷尬地站在原地,眼神閃動。如果真是惹出祆教的亂子,他也沒法出言庇護。幾個如狼似虎的侍衛得令,把張小敬按住,五花大綁,就要朝殿外推去。忽然殿里傳來一陣尖利的木腳摩擦地板的聲音,眾人循聲望去,看到徐賓略帶惶恐地站起身來,周圍的書吏都跪坐著,把他襯得特別顯眼。
    賀知章瞇起雙眼,不動聲色地盯著他。
    面對靖安令的威壓,徐賓戰戰兢兢,有心想替好友說幾句辯解的話,可情急之下口吃更加厲害,腦門都是汗,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他掙扎了半天,終于放棄了說話的努力,邁步走出人群,快步走到張小敬身旁——徐賓沒那么復雜的心思,當初是他把好友送進靖安司,也必須是他送走才成。
    賀監是大人物,應該不會為這點小事記恨我吧……徐賓這樣想,右手去攙張小敬的胳膊,同時低聲說了一句:“抱歉。”張小敬反剪著雙手,面色如常。對一個死囚犯來說,這不算*糟糕的情況,*多是回牢里等死,和之前沒區別。
    只是先給了他一點生的希望,轉瞬間又有效打碎,這比直接殺他更加殘忍。
    賀知章已經對這個窮途末路的騙子沒興趣了,他心里琢磨的是,一會兒怎么應對大薩寶。這事仔細想想,頗為奇怪,祆教的消息什么時候這么靈通?這邊才出的事,那邊立刻就找上門了,莫非背后有人盯著尋靖安司的岔子?
    一進入到朝爭的思路,老人的思維就活躍起來。
幸运飞艇微信福利群    不料張小敬像是讀出他的心思一般,呵呵笑道:“賀監你別瞎猜了,是我讓姚汝能通知他的。”

商品參數
基本信息
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
ISBN 9787540478315
條碼 9787540478315
編者 馬伯庸
出版年月 2017-01-01 00:00:00.0
開本 其他
裝幀 簡裝
頁數 336
字數 371000
版次 1
印次 1
商品評論

暫無商品評論信息 [發表商品評論]

商品咨詢

暫無商品咨詢信息 [發表商品咨詢]

?